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utlaoan的博客

 
 
 

日志

 
 

【转载】如何“续红”方能好?  

2014-07-28 20:1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傅光明《如何“续红”方能好?》

如何“续红”方能好?

                                                

 一部名为“曹雪芹温皓然百回本”《红楼梦》的“续红”问世了,“续红”者居然是一位年轻的80后作家,真是后生可畏,代有才人。

凡喜爱《红楼梦》者,无论“研红”精深的学者,还是“好红”的一般读者,几乎无人不知,自曹雪芹散佚了后30回的前80回《红楼梦》问世,至今“续红”不断,这当然再好不过地说明曹公之“红”,有着引人入胜、入迷、入痴、甚至入魔的无穷艺术魅力,这魅力不仅历久不衰,且时常历久弥新。

然而,“续红”者虽众,费力又讨好者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绝无仅有。即便几乎被“公认”为最好的高鹗续后40回的120回本,也常遭诟病是居心叵测的狗尾续貂。换言之,不管“续红”者多么费力,又是多么的才高十六斗,其力、其才亦难免被贬为尚不足雪芹的万分之一。

因此,“续红”者向来难逃这样一种尴尬境地,即无论你怎样自怜自爱地觉得已把“红”“续”到了完美无缺、天衣无缝,甚至假如曹公本人显灵都会对你颔首点赞,但命中早已注定,它只是你的,而绝无可能是曹公的,最顶多也不过是一部高仿的山寨,很快就会被遗忘。

那“续红”者何苦来哉!

也正因为此,我想,首先该对温女士敢于“续红”的勇气及其“续红”所拥有的文学才华,表达敬意。同时,真诚祝愿她的“续红”之功能费力又讨好。温氏的这部“续红”去年8月由九州出版社推出,今年5月已第二次印刷,从这及书后的几篇附录不难看出,温女士的“续红”已经讨了一些好。

我有以下四点看法,向各位方家请教:

一,“续红”无专利。从来没有任何一条规定,要求“续红”者须先得到什么样的权威机构或组织,或某权威个人,对其是否具有“续红”资质进行考核、认定,也从没有任何一条规定,要求“续红”的著作必须认定后才能出版。“续红”是自由的,凡有“红”趣者,有志“续红”者,人人皆可为续。

二,“续红”的文本意义。

也许单就阅读人群来讲,“续红”的文本意义还要大于“研红”的学术意义。因为探佚曹雪芹《红楼梦》后40回(或30回)的“研红”,毕竟属于小众层面象牙塔式的学术研究。或者比较笼统地说,“续红”也是写作者文学文本意义上一种个人化的“研红”。因为凡爱惜羽毛者没谁会吃饱了撑的想通过“续红”来毁自己的名声。只要是文学的“续红”,就是一种艺术行为。尚未研读温氏“续红”,不敢妄自置喙,但凭其“续红”吸纳许多已有的“研红”成果、观点,至少她是认真、虔诚的。

三,如何“续红”方能好?

莎士比亚最为著名、舞台上演次数最多、被改编次数最多的,可能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哈姆雷特》这三部悲、喜剧,它们自问世以来,在400多年的时间里,上演了无数次,仅以电影为例,便有不同国家的许多电影公司拍摄了好多版,就在短短的近些年里,这三部戏的最新版电影问世,它们是2005年好莱坞版的《威尼斯商人》、2009年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出品的《哈姆雷特》、2013年英国拍摄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单以《哈姆雷特》为例,从无声电影到现在,它的电影版本已多达40多个。而在这2009最新电影版的《哈姆雷特》中,演员穿上了现代服装,执勤士兵手中的长戟也换成了钢枪,但他们说的话仍然完完全全、不折不扣是莎翁在400多年前为人物量身打造的台词,一丝一毫也没有变。这不还是《哈姆雷特》吗?

我想说的是,每一版电影,好像迄今还真没有拍得太俗太烂的,都可视为是对莎翁戏剧的一种艺术诠释,从导演到演员都有对莎翁及其笔下各个文学形象的理解。

再以《罗密欧与朱丽叶》为例,2000年,富于浪漫气息和艺术感觉的法国人,投巨资制作的大型音乐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在巴黎首演后,立即轰动全法国,之后不久,整个西方文艺界为之倾倒。那音乐,那演员,那场景,那唱段,让我在如醉如痴之中获得了一种荡气回肠的灵魂震撼之感。

无论法国人的音乐剧,还是英国的最新电影《哈姆雷特》,不都是一种现代的艺术“续莎”,或称“续莎”艺术吗?莎士比亚同时代的英国著名诗人本·琼森,曾说“莎士比亚不仅属于一个时代,他属于千秋万代”。正是一代又一代人们的不断言说、演绎,使莎翁戏剧永远艺术地活着。

比较来看,撇开谁优谁劣,老版、新版的《红楼梦》电视连续剧,不也是一种“电视版”对《红楼梦》的理解和诠释吗?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别样的“续红”呢?曾几何时,由徐玉兰、王文娟主演的越剧《红楼梦》不也曾一度令全国上下为之倾倒吗?

四,“莎翁”能否启示“曹公”?

酷爱莎翁的读者,不会因今天的演员在舞台或电影里仍说着伊丽莎白一世女王时代的莎翁英语觉得陌生、怪异,相反,他们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原汁原味的莎翁,他们真心渴望如此!这其实很好理解,也很好解释,因为只有莎翁的语言,才真正是莎剧艺术和思想的载体。也有现代英国人模仿莎翁语言以诗剧形式写实验戏剧,这当是一种新的艺术尝试或艺术形式,因为没有谁会弱智到真以为它是莎翁的。显而易见,实验者是要用莎翁来表达他自己。

还有另一种形式的艺术实验,1988年,30岁的加拿大剧作家、小说家、演员安·玛丽·麦克唐纳女士,创作了一部后现代荒诞喜剧《晚安苔丝狄蒙娜(早安丽叶)》Goodnight Desdemona (Good Morning Juliet),描述一位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年轻的英国文学教授康丝坦斯·莱德贝利(Constance Ledbelly),进行了一次自我发现的潜意识之旅,对苔丝狄蒙娜和朱丽叶这两个莎士比亚笔下忠贞圣洁的女性形象,做了颠覆性荒诞不经的离奇演绎,上演后引起轰动。

诚然,《红楼梦》只有前80回是曹公自己的,可若由以上来看,我们不妨把“续红”也当成一种艺术“实验”好了。没谁非逼着你喜欢这“实验”,当然,也没有谁能阻止谁去“实验”。你可以不喜欢这“实验”,甚至诅咒它下地狱,但恐怕你并没有本事让所有人都不喜欢。

前不久读过这样两本英文书,一本是How Shakespeare Changed Everything(《莎士比亚如何改变一切》),一本是How To Teach Your Children Shakespeare(《如何向你的孩子讲授莎士比亚》),很受启发。我不禁在想,我们是否认真思考过,曹雪芹改变了我们什么?我们该如何向孩子讲授曹雪芹和他的《红楼梦》?

莎翁戏剧经历过一个漫长的经典化过程,这一过程直到十八、九世纪才真正在欧洲完成。今天,包括中文在内,世界上已有90多种不同语种的《莎士比亚全集》,这是真正意义上的“英国的莎翁,世界的莎剧”。比较而言,享有“中国的莎士比亚”之誉的曹雪芹,还远没有成为世界的,即便是,也主要是华人世界的。我们很多人没有想到,莎士比亚家乡的人,并不知道中国有一个叫曹雪芹的“享誉世界”的作家。

《如何向你的孩子讲授莎士比亚》一书的开篇第一句话是:When it came to Shakespeare, I was a lucky boy. My childhood was full of Shakespeare. (从接触莎士比亚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是一个幸运的孩子。莎士比亚充满了我的童年。)从童年就接触莎士比亚,让莎士比亚充满一个孩子的童年,这个孩子是多么幸运!这其实就是文化传承!

在此我想问一句,我们的孩子现在最先接触到的是什么?充满我们的孩子童年的又是什么呢?

英语世界除了层出不穷的各种版本的莎翁戏剧演出、电影改编,还有BBC纪录片、电视儿童节目、电脑游戏、卡通等多种形式的莎士比亚,总之,英国人为莎翁做事不遗余力、不惜血本。我清晰记得,在英国广播公司儿童频道(CBBC)制作的著名历史喜剧节目“糟糕的历史”(Horrible Histories)一集讲述“理查三世”的节目中,再现情境饰演理查三世的那位演员现身说法,责怪莎士比亚的历史剧《理查三世》,如何为讨好伊丽莎白一世女王,不顾历史真实,肆意歪曲、糟改自己,使其长期蒙受着不白之冤。通过这寓教于乐的有趣历史,孩子们知道,莎翁塑造的“理查三世”属于“糟糕的历史”,戏剧中的他在历史上并不真的如此“糟糕”。

综上所述,我想说的只有一句话,“续红”无疑是“红”的多种可能性之一,不妨以广博的胸襟和开阔的视野,随兴之所至地或品赏,或研读,或批评。当然,也可以拒绝。但无论喜欢与否,温氏的“续红”都已经在这儿了。与其争论不休,倒不如静下心来,仔细想想可为曹公做点什么具体的实事,比如,就从该如何向孩子们讲授《红楼梦》开始做起,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5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